金牌教練韓迎輝

作者:張帥來(lái)源:學(xué)校主頁(yè)發(fā)布時(shí)間:2019年04月23日點(diǎn)擊數:1346

韓迎輝,電子系教師。今年,他與同事們一道,帶領(lǐng)學(xué)生參加全國職業(yè)院校技能大賽,取得了兩金、一銀、一銅的好成績(jì)。其中,以他為首的教師團隊共同指導的學(xué)生在“風(fēng)光互補發(fā)電系統的安裝與調試”賽項中,更是一舉奪魁,創(chuàng )造了我院在技能大賽中的歷史最好成績(jì)。在很多人看來(lái),韓迎輝跟他的名字一樣,似乎也“迎來(lái)了自己的輝煌”。

老外贊嘆“No.1!”

626下午,天津,驕陽(yáng)似火。來(lái)自全國20多個(gè)省市的40多支參賽隊伍匯集天津輕工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參加全國職業(yè)院校技能大賽“風(fēng)光互補發(fā)電系統安裝與調試”賽項的比賽。

群雄爭戰如火如荼,時(shí)鐘轉過(guò)了五個(gè)半小時(shí),比賽還剩下最后30分鐘。各支隊伍已如弦上之箭,隨時(shí)有可能穿越終點(diǎn)。此時(shí),常州輕院代表隊三個(gè)青澀的小伙,第一個(gè)完成了接線(xiàn)和設備的組裝,正有條不紊地進(jìn)行最后的調試,以確保風(fēng)機和太陽(yáng)能電池板能夠順利啟動(dòng)。最后的時(shí)刻就要來(lái)臨。當電機開(kāi)始轉動(dòng),測試燈亮起來(lái),監控畫(huà)面顯示一切正常!此時(shí),仿佛是那只鳴箭“嗖”的一聲飛出,正中靶心。三名戰士長(cháng)舒了一口氣,釋下重負。面對測試正常的畫(huà)面和完美的工藝,外國觀(guān)摩團人員紛紛豎起大拇指,連聲贊嘆,“No.1!”“No.1!”

玻璃幕墻后的韓迎輝,將這一幕看在眼里,他心中的一塊大石頭也終于落了地。

當組委會(huì )宣布我院代表隊以第一名的成績(jì)獲得一等獎的時(shí)候,三個(gè)小伙以沉穩淡定的外表掩飾著(zhù)內心的激動(dòng)——當然,他們也說(shuō)不清是故意掩飾還是那種莊嚴的場(chǎng)合不允許他們狂跳起來(lái),他們只是感到內心在劇烈跳動(dòng)!他們的目光在場(chǎng)內搜尋指導老師韓迎輝——畢竟為了這光榮的時(shí)刻,師徒們已經(jīng)付出了近一年的汗水。

U形訓練法、秒表、三分鐘

這已經(jīng)是韓迎輝老師第五次指導學(xué)生參加這樣的大賽了。掌聲傳來(lái)之際,韓迎輝很清醒,也很淡然。他說(shuō),工科方面的技術(shù)日新月異,同行們都在奮發(fā)向上,作為一個(gè)教練,永遠都沒(méi)有停下來(lái)享受成果的資本。要給學(xué)生一碗水,自己就必須要有一桶水。要能夠想學(xué)生所未想,解決學(xué)生不能解決的問(wèn)題。當然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全智者”。指導學(xué)生時(shí),韓迎輝也曾遇到無(wú)法當場(chǎng)解決難題的情形。有一次學(xué)生在安裝設備時(shí),追光傳感器發(fā)生了不該出現的震蕩問(wèn)題。學(xué)生解決不了,向他求助。他也無(wú)法當場(chǎng)解決。之后,他與隊員們一起用了兩個(gè)晚上的時(shí)間來(lái)攻關(guān),問(wèn)題最終得以解決。所以他認為,指導教師面對技術(shù)時(shí),要有開(kāi)放心態(tài),要敢于迎難而上。

談到專(zhuān)業(yè)技能,韓迎輝打了個(gè)比方,他覺(jué)得,技術(shù)能手就像神箭手,百步穿楊的神技一定來(lái)自于大量的訓練,一鳴驚人的背后,需要日日聞雞起舞的磨練。他的訓練方法,與其他學(xué)校不斷加大訓練強度的做法不同。在競賽準備的前期,他先讓學(xué)生進(jìn)行遠超過(guò)正式比賽強度的訓練,隨著(zhù)選手技術(shù)和配合的不斷純熟,開(kāi)始逐步做減法,快到正賽時(shí),再加負荷熱身訓練。這樣的“U形訓練法”張弛有度,使得學(xué)生在正式比賽高壓的環(huán)境下,也能夠駕輕就熟,游刃有余。隊員們形象地把這種訓練方法稱(chēng)作“沙袋跑”。

省賽之前,系領(lǐng)導聯(lián)絡(luò )常州信息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武職高兩支隊伍,分別來(lái)校搞熱身賽。韓迎輝抓住這難得的練兵機會(huì ),使用秒表全程記錄隊員們每個(gè)環(huán)節所耗時(shí)間,精確到秒。這為之后的訓練提供了重要參考。

他的這種精細化作風(fēng),有時(shí)到了令人咋舌的程度。參賽團隊中,有一個(gè)隊員負責PLC編程,需要使用筆記本電腦。韓迎輝獲悉今年比賽使用的電腦與他們訓練使用的電腦雖是同一品牌,卻是不同款式,鍵盤(pán)的設計稍有不同。他通過(guò)學(xué)校和系部向設備供應商南京康尼科技有限公司提出換置電腦的要求。剛開(kāi)始,供應商很不理解,認為電腦只是鍵盤(pán)稍有不同,不會(huì )影響比賽結果。韓迎輝告訴他們,如果學(xué)生比賽使用電腦并非平時(shí)訓練用電腦,那么編程手由于操作不適,六小時(shí)的正式比賽,編程手的操作時(shí)間可能要因此延長(cháng)三分鐘。三分鐘!設備供應商為韓迎輝的嚴謹精神所折服。

韓迎輝提醒選手,可別小看了這三分鐘,間不容發(fā)之際,三分鐘是可以決定成敗的,他舉例說(shuō),上一次全國技能大賽同一賽項,我院代表隊以第五名的成績(jì)獲得了二等獎,跟一等獎第四名的成績(jì)只差了0.5分,而那0.5分,可能就是從這三分鐘里流失的。

凌晨回家,被保安盤(pán)問(wèn)

韓迎輝是我院93屆畢業(yè)生,在校學(xué)習的是塑料成型專(zhuān)業(yè),畢業(yè)后,先后在常州中化勤豐塑料有限公司和常州華威模具有限公司擔任過(guò)技術(shù)員、助理工程師、設備主管等職。在工作中,他逐漸對電氣自動(dòng)化的領(lǐng)域產(chǎn)生濃厚興趣,開(kāi)始不斷鉆研相關(guān)知識與技能,成為公司的技術(shù)骨干。2005年他來(lái)院代課,2006年正式來(lái)院工作,成為電子系電氣自動(dòng)化專(zhuān)業(yè)教師。整整十二年生產(chǎn)一線(xiàn)的工作,既造就了他吃苦耐勞的精神,又讓他養成了一絲不茍、精益求精的工作作風(fēng)。到校工作之后,他將這種精神和作風(fēng)融入到了教學(xué)和教練之中。

給隊員們影響最大的是韓老師對他們的嚴格要求和在細節上的一絲不茍。他們舉例稱(chēng),由于參加正賽的時(shí)候,每個(gè)團隊的活動(dòng)區域不是很大,三名隊員在操作的時(shí)候相互之間容易擦碰,所以韓老師要求他們在平時(shí)訓練的時(shí)候,就要定好三人如何站位和走動(dòng),以避免擦碰,節省時(shí)間。不僅如此,他還要求隊員們用完的工具一定要放回工具箱。接線(xiàn)有時(shí)需要使用剪刀,他強調剪刀用完一定要倒插放回工具箱,不給他人帶來(lái)麻煩和危險。

在擔任技能競賽指導教師的這幾年,加班已經(jīng)成為韓迎輝的習慣。競賽的教學(xué)和指導工作常常是在晚上和周末進(jìn)行,所以加班到晚上八、九點(diǎn)鐘,屬于正常情況。最晚甚至要到凌晨。今年三月份,距技能大賽的省賽還有約一個(gè)月。團隊里的編程手,由于和其他隊員配合上出現大的問(wèn)題,無(wú)法協(xié)調,故而退出團隊。新來(lái)的編程手徐煒同學(xué),雖然技能過(guò)硬,但畢竟這是一項需要三人通力配合才能完成的任務(wù),所以讓徐煒盡快融入團隊,就成為了指導老師韓迎輝的當務(wù)之急。他們進(jìn)行了分工,相關(guān)老師負責鞏固其理論知識,韓老師負責實(shí)際操作和團隊配合。緊張的時(shí)光總是過(guò)得很快的,師徒們的訓練經(jīng)常不知不覺(jué)地就到了凌晨。韓老師背著(zhù)個(gè)筆記本電腦騎車(chē)回家,小區保安滿(mǎn)臉狐疑上來(lái)盤(pán)問(wèn)——畢竟,這是凌晨時(shí)分了。

那些受用的“金科玉律”

電子電氣工程系主任姚慶文教授說(shuō),愛(ài)崗敬業(yè)、自強不息是我們的特色學(xué)校文化,以韓迎輝為代表的電子系技能大賽的指導老師們身上,可能集中彰顯了這種文化。

他們吃苦耐勞、愛(ài)崗敬業(yè)的精神,已經(jīng)感染了全系的師生,并且直接影響了他們的弟子。馮彬,電子系2011屆畢業(yè)生,2011年代表學(xué)校參加全國職業(yè)院校技能大賽光伏發(fā)電系統安裝與調試項目并獲得一等獎,就是在韓迎輝老師指導之下完成的。與此同時(shí),他在常州藍翔電氣有限公司實(shí)習三個(gè)月,剛一畢業(yè)就被任命為技術(shù)部工程電氣設計員,畢業(yè)不到半年,就被公司任命為電氣設計部門(mén)經(jīng)理,在工作中愛(ài)崗敬業(yè),自強不息,現在已被公司領(lǐng)導作為重點(diǎn)培養對象加以培養。

對于競賽訓練,隊員們說(shuō)得最多的詞就是“辛苦。確實(shí)如此,事隔近半年,三名隊員手上的老繭子還沒(méi)有消去。訓練異常艱苦時(shí),他們也曾想放棄,但看到韓老師他們周末和夜間也陪著(zhù)他們一塊訓練,受到老師們精神的感召,他們都堅持到了最后,沒(méi)有人選擇放棄。

競賽團隊隊長(cháng)、13屆畢業(yè)生周立超稱(chēng),韓老師的言傳身教,“剪刀用完要倒插放回工具箱”這樣對細節的一絲不茍、要站在別人角度看問(wèn)題、要善于和他人精誠合作等,已經(jīng)成為他現在工作中最為受用的 “金科玉律”。

“我只是在做個(gè)嚴師而已”

平素隨和健談的韓迎輝,一旦走入課堂或實(shí)訓室,神色就會(huì )變得嚴肅起來(lái),他對學(xué)生的要求也特別嚴格。韓迎輝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huà)就是“名師或可遇,嚴師出高徒”。他說(shuō),自己根本算不上優(yōu)秀,“我只是在做一個(gè)嚴師而已!”。

我院是中國技工鄧建軍的母校,而電子系是鄧建軍的母系。在電子系,有一大批象韓迎輝這樣帶出過(guò)出色徒弟的“嚴師”,他們的年齡形成了梯隊,其中蔣正炎、沈治老師都只有三十多歲。而且值得人咀嚼的是,在電子系,包括韓迎輝在內的很多優(yōu)秀老師都是留校的——有一種文脈,在悄悄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