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座塑像到一種文化——常州工業(yè)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特色文化打造歷程回顧

作者:倪筱榮來(lái)源:學(xué)校文化研究會(huì )發(fā)布時(shí)間:2024年02月29日點(diǎn)擊數:10

一、特色在哪里?學(xué)校上下都在冥思苦想

二、一座塑像與下午的陽(yáng)光

三、一片反對聲中,專(zhuān)家組組長(cháng)一錘定音

四、一籌莫展時(shí)想到制訂學(xué)校文化建設大綱

五、到宣傳部做特色文化,各種獎項紛至沓來(lái)

六、發(fā)現余美芳家庭

七、“人”的一撇一捺與“雙輪聯(lián)動(dòng)”

八、讓學(xué)校文化“文本化”

九、十六年歲月的河

鄧建軍像


2022年6月19日下午,我面對電腦突發(fā)奇想:如果百度一下“‘工匠精神培育’和‘感恩知責教育’雙輪聯(lián)動(dòng)的學(xué)校文化”,會(huì )是怎樣的一種結果?結果就是跳出一行字:“百度為您找到相關(guān)結果132,000個(gè)”。

不管百度的這種“熱鬧”該如何看待,常州科教城內的常州工業(yè)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其“工匠精神培育”和“感恩知責教育”雙輪聯(lián)動(dòng)的學(xué)校文化已成洋洋大觀(guān),卻是個(gè)不爭的事實(shí)。從十六年前校園里卓然而起一座人物塑像,到而今成為“洋洋大觀(guān)”的一種文化,其過(guò)程,時(shí)而山重水復疑無(wú)路,時(shí)而柳暗花明又一村,充滿(mǎn)了“轉角遇見(jiàn)你”的傳奇。這一文化涉及兩大標志性人物,隨著(zhù)人物和文化溢出效應的擴大,自然也就成了常州科教城無(wú)形資產(chǎn)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特色在哪里?全校上下都在冥思苦想

2006年,常州輕工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常州工業(yè)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的前身)迎來(lái)了教育部高職高專(zhuān)辦學(xué)水平評估。評估只有獲得“優(yōu)秀”,學(xué)校才能長(cháng)足發(fā)展;而要獲得“優(yōu)秀”,有一個(gè)必要條件:必須遞交一份專(zhuān)家認可的辦學(xué)特色報告。

從中專(zhuān)升格為高職學(xué)院僅僅四年,就談辦學(xué)特色?學(xué)校遇到了絕大多數升格不久的高職學(xué)院同樣糾結的難題。為了這個(gè)難題,全校上下冥思苦想了幾個(gè)月,不斷召開(kāi)研討會(huì ),莫衷一是。7月初,時(shí)任院長(cháng)周大農召集了七個(gè)人,住到了幾十公里外的竺山湖某賓館,自我“禁閉”一周,務(wù)必“找出辦學(xué)特色”,寫(xiě)出一篇特色報告。當時(shí)我在管理系任教“中國旅游文化”和“實(shí)用公文寫(xiě)作”兩門(mén)專(zhuān)業(yè)課,學(xué)報編輯部主任伍學(xué)雷向院長(cháng)推薦,讓我成為成員之一。

有位中層干部根據自己的理解寫(xiě)了一份“特色報告”,很長(cháng),應該有一萬(wàn)五六千字,帶到了研討會(huì )上。我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討論,我問(wèn)什么是特色報告?這才知道這個(gè)問(wèn)題誰(shuí)也回答不了。

輕工特色、模具特色、教學(xué)特色、資源共享特色……多少個(gè)“特色”一一被提出,又一一被否定。最后就在已有的這篇報告的基礎上,再增加點(diǎn)內容,大家覺(jué)得這就是“特色報告”了。我則隱隱感覺(jué)這僅僅是一篇學(xué)校綜合性總結,包羅萬(wàn)象,什么都裝了進(jìn)去,似乎不成其為“特色”。

在這之前,周大農院長(cháng)痛感學(xué)校缺少亮點(diǎn),提出為當時(shí)年僅37歲的杰出校友鄧建軍塑一座像,塑像將于評估的第一天請評估專(zhuān)家參與揭幕。鄧建軍在當時(shí)已經(jīng)是全國知名勞模了,時(shí)任黨委書(shū)記楊興華也十分重視這位畢業(yè)生榜樣。與此相關(guān),在竺山湖幾天的頭腦風(fēng)暴中,時(shí)任科技處處長(cháng)袁峰一直在提一個(gè)概念——“鄧建軍精神”,大家就共同為鄧建軍精神確定了八個(gè)字:“愛(ài)崗敬業(yè),自強不息”。

當年的竺山湖,湖廣人稀,山野寂靜,離開(kāi)時(shí),我們幾個(gè)都在懷想:這么一塊風(fēng)水寶地,將會(huì )被開(kāi)發(fā)成怎樣的一片天地?

二.一座塑像與下午的陽(yáng)光

大家信心滿(mǎn)滿(mǎn)等來(lái)了預評估專(zhuān)家,專(zhuān)家三句話(huà)把我們打懵了:“這是什么特色報告?這是學(xué)校工作全面總結而已,看不出特色?!?br />

于是又一輪發(fā)動(dòng)開(kāi)始了——學(xué)校領(lǐng)導再次動(dòng)員大家尋找、討論辦學(xué)特色……此時(shí),離正式評估的時(shí)間只剩下兩個(gè)多月了,用“焦灼”一詞形容領(lǐng)導的心情,一點(diǎn)都不為過(guò)。

暑假里,所有員工每天加班到晚上9點(diǎn)。我作為特色報告組的成員,院長(cháng)特批可以在家辦公。盛夏季節,那天我坐在家中地板上,看下午的陽(yáng)光斜照進(jìn)屋,腦中突然冒出一個(gè)概念:“鄧建軍文化”。我思考能否以鄧建軍這樣一位人物為中心,圍繞他構建一種文化,撰寫(xiě)一篇文化建設特色報告?我馬上給思政部主任楊湘洪打電話(huà),他說(shuō)這個(gè)很有可能成為一種特色。因為前期思考了很多問(wèn)題,所以這個(gè)報告很快就寫(xiě)成了,題目叫《構建鄧建軍校園文化》。有一次午餐時(shí)遇見(jiàn)楊湘洪老師,他建議改為《構建以鄧建軍精神為核心的校園文化》(正式評估時(shí),專(zhuān)家們建議再改兩個(gè)字,變成《構建以鄧建軍精神為核心的學(xué)校文化》——這是后話(huà))。



時(shí)任院長(cháng)周大農在鄧建軍像揭幕儀式上講話(huà)


三.一片反對聲中,專(zhuān)家組組長(cháng)一錘定音

初稿出來(lái)了,第一次召集有校領(lǐng)導參加的討論會(huì )時(shí),現場(chǎng)我就沒(méi)聽(tīng)到一句肯定的話(huà)語(yǔ)。大家感覺(jué),文中除了鄧建軍像、鄧建軍班,以及鄧建軍曾經(jīng)回校作過(guò)報告確有其事,剩下的一萬(wàn)多字,全是我編的故事——如果這個(gè)也能成為我們的“辦學(xué)特色”,幾近荒誕不經(jīng)。其實(shí)我很認可大家的意見(jiàn),只是我強調一點(diǎn):對于“鄧建軍精神”,我們可以采用“六經(jīng)注我”的方式來(lái)確定其內涵,為我所用。

后來(lái)我問(wèn)周大農院長(cháng)當時(shí)為何不表態(tài),他說(shuō)全校找了半年都沒(méi)找出個(gè)特色,“如果我再否定,你就沒(méi)有積極性了”——但是他強調,“如果你寫(xiě)的確有其事,肯定是個(gè)特色?!蔽一氐睫k公室,剛剛一同參加討論會(huì )的管理系團委書(shū)記邢凱嶺湊到我面前,認真端詳我,說(shuō)是要觀(guān)察一下我心情是否“很沉重”。這一招,讓我忍俊不住笑了起來(lái)。

評估時(shí)間越來(lái)越近,評估專(zhuān)家組成員已經(jīng)公布,黨委書(shū)記楊興華帶著(zhù)這篇“文化特色報告”去征求專(zhuān)家組組長(cháng)的意見(jiàn)。組長(cháng)看完了,非常驚訝:“我看過(guò)一百多所高校的辦學(xué)特色報告,這是我看到寫(xiě)得最好的特色報告!”

我猜想,聽(tīng)到這個(gè)消息,楊書(shū)記第一個(gè)電話(huà)肯定是打給周院長(cháng)。

專(zhuān)家組組長(cháng)接著(zhù)說(shuō)的一句話(huà)就是:“你們支撐材料做得怎么樣?”

辦學(xué)特色報告,是展示過(guò)程和成果的報告,而要讓專(zhuān)家承認這是“辦學(xué)特色”,必須有系列的支撐材料,證明你們的確是做了這些事情。我根據自己的理解,羅列了需要補做的大大小小31件事交給楊興華書(shū)記,楊書(shū)記轉交分管學(xué)生工作的黨委副書(shū)記張濤落實(shí)。張濤副書(shū)記雷厲風(fēng)行,通過(guò)學(xué)工處、團委、班主任開(kāi)展與特色文化有關(guān)的活動(dòng),兩個(gè)月補做了三年的事情。

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為迎接評估所進(jìn)行的“學(xué)生專(zhuān)題研討”訓練。我跟楊湘洪老師擔任研討訓練的全??傊笇?,“鄧建軍”“鄧建軍精神”“勞?!弊匀怀闪搜杏懼械年P(guān)鍵詞。反反復復的研討訓練,把特色文化的氛圍渲染得很濃。正式評估時(shí),專(zhuān)家所出的研討題是“中國制造業(yè)·鄧建軍·我”,最后,我們學(xué)生以出色的表現贏(yíng)得專(zhuān)家喝彩。研討結束時(shí),研討訓練總負責人、黨委副書(shū)記張濤興奮不已,拼命讓人給參加研討的師生拍各種大小團隊組合的照片。中午到食堂吃飯,幾位現場(chǎng)感受過(guò)研討會(huì )精彩過(guò)程的校領(lǐng)導,看到我,一個(gè)個(gè)開(kāi)心地笑,無(wú)一例外。

研討會(huì )消息通過(guò)評估專(zhuān)家傳到省教育廳,省廳有關(guān)領(lǐng)導給校領(lǐng)導發(fā)來(lái)手機短信:“聽(tīng)說(shuō)你們學(xué)生專(zhuān)題研討的效果是空前的!”此外,作為特色報告的重要支撐,專(zhuān)家進(jìn)場(chǎng)之前,“鄧建軍校園文化研究會(huì )”(后改為“鄧建軍學(xué)校文化研究會(huì )”)也召開(kāi)了成立大會(huì )。我作為大會(huì )“總設計師”,忙前忙后,以至于至今都想不起來(lái)——現場(chǎng)那張記錄歷史的照片,究竟是誰(shuí)幫忙拍下的?

其實(shí)對于我來(lái)說(shuō),肩上承受的指導學(xué)生專(zhuān)題調研的壓力,遠遠大于構思、撰寫(xiě)特色報告。幾天的評估結束了,回到家,夫人看到我疲勞和消瘦的樣子,吃驚地問(wèn)我:“你究竟碰到了什么事情?”我還算幸運的,當時(shí)有些老師都累病了?,F在偶爾跟一群人回憶起當初高強度的評估經(jīng)歷,一個(gè)個(gè)都充滿(mǎn)了戰斗的豪情。



成立鄧建軍校園文化研究會(huì )(后改為“鄧建軍學(xué)校文化研究會(huì )”),左3為時(shí)任黨委書(shū)記楊興華,左2為時(shí)任黨委副書(shū)記張濤


被省教育廳領(lǐng)導贊譽(yù)為“效果空前”的專(zhuān)題研討會(huì )


四.一籌莫展時(shí)想到制訂學(xué)校文化建設大綱

評估結束,我回到管理系繼續上課,只是從此多了個(gè)綽號“倪特色”。

然而讓人撓頭的事情很快來(lái)了:學(xué)校要申報骨干學(xué)校,周大農院長(cháng)要我撰寫(xiě)一份學(xué)校文化建設計劃。我搜索枯腸多少天,也沒(méi)能整出個(gè)名堂來(lái)。文化建設理論方面,我素無(wú)造詣;文化建設實(shí)踐方面,我沒(méi)有做過(guò)團委書(shū)記,壓根就想不到可以開(kāi)展哪些活動(dòng)——何況特色報告標題的中心詞是“學(xué)校文化”,其建設涉及學(xué)校的方方面面,遠非開(kāi)展學(xué)生課余活動(dòng)這一件事。

“搜索枯腸”貌似沒(méi)有結果,山重水復疑無(wú)路之時(shí),新的思路出現了:我發(fā)現自從特色報告出爐后,很多部門(mén)尤其是二級學(xué)院,都在自覺(jué)或不自覺(jué)地開(kāi)展跟特色文化有關(guān)的活動(dòng)。這些具體活動(dòng)或工作,學(xué)校層面根本想不到,也沒(méi)必要去設計、思考、做計劃。學(xué)校層面只需要出原則、明方向——于是我想到了擬寫(xiě)學(xué)校文化建設大綱和大綱實(shí)施意見(jiàn)。經(jīng)過(guò)近一年的思考,《常州輕工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以鄧建軍精神為核心的學(xué)校文化建設大綱》和大綱實(shí)施意見(jiàn)正式公布。大綱從鄧建軍精神引申出我們作為高職學(xué)院進(jìn)行學(xué)校文化建設的三大原則:倡導自信自強自立原則,引領(lǐng)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優(yōu)創(chuàng )業(yè)原則,強化工匠精神培育原則——使全校的各項工作都能從鄧建軍精神和三大原則中尋找到結合點(diǎn),為特色文化全員共建創(chuàng )造了條件。

特色報告不是學(xué)校文件,而文化建設大綱和實(shí)施意見(jiàn)以黨委文件的形式發(fā)布,彌補了文化建設沒(méi)有校級文件作為頂層設計文本的缺憾。


鄧建軍學(xué)校文化研究會(huì )2015年年會(huì )



時(shí)任黨委書(shū)記繆昌武在全國高職傳統美德研討會(huì )上介紹我校特色文化


本文作者在江蘇省“勞模精神進(jìn)校園”推進(jìn)會(huì )上進(jìn)行經(jīng)驗介紹


五.到宣傳部做特色文化,各種獎項紛至沓來(lái)

2009年年底,我到宣傳部負責全面工作,雖然涉及方方面面的事情很多,但我腦子里思考最多的,還是特色文化。笛卡爾說(shuō)“我思故我在”,對于學(xué)校文化建設來(lái)說(shuō),則是“我思便有成果”。這里的成果,主要是指文化建設的新點(diǎn)子、新概念、新思路、新實(shí)踐(活動(dòng))。

既然到了宣傳部,我自然也就成了鄧建軍學(xué)校文化研究會(huì )的會(huì )長(cháng),這一“長(cháng)”就“長(cháng)”到退休。為使以鄧建軍精神為核心的學(xué)校文化與時(shí)俱進(jìn),研究會(huì )根據時(shí)代要求,為特色文化適時(shí)加入了新的時(shí)代元素,作為對文化大綱的更新和補充,并通過(guò)黨委進(jìn)行發(fā)布:2014年,黨委書(shū)記發(fā)表講話(huà)《鄧建軍、鄧建軍精神與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厘清了鄧建軍精神與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之間的關(guān)系;2017年初,黨委發(fā)布《關(guān)于學(xué)習余美芳家庭事跡,大力弘揚孝老愛(ài)親感恩知責傳統文化的決定》,明確了“以特色人文教育涵養工匠精神”的文化建設新思路;2018年底,黨委書(shū)記發(fā)表講話(huà)《鄧建軍精神是工匠精神在我校的校本化表達》,闡明了鄧建軍精神與工匠精神的關(guān)系,并明確提出我校師生的共同愿景為:“育養匠心,幸福人生”。

在此期間,研究會(huì )共完成省市級文化研究課題5項,發(fā)表專(zhuān)題研究論文24篇,有一半以上發(fā)表于中文核心期刊,有的被人大復印資料收錄。為了使學(xué)校文化建設路徑更清晰,目標更加明確,我專(zhuān)門(mén)撰寫(xiě)了一篇論文,將“校園文化”“學(xué)校文化”“校本文化”“特色文化”四個(gè)概念明確區分開(kāi)來(lái),創(chuàng )造了“校本文化資源”“發(fā)軔點(diǎn)”等概念并進(jìn)行明確的定義。這些概念和論斷,都進(jìn)入了學(xué)校的各種文件、對外宣傳稿以及教學(xué)成果獎申報等各種材料之中。長(cháng)期的思考、研究和全校性的實(shí)踐,我校特色文化形成了自身的語(yǔ)言體系。

在此期間,有件事讓我興奮不已。時(shí)任教務(wù)處長(cháng)蔣新萍首創(chuàng )全校性的“‘建軍杯’專(zhuān)業(yè)技能競賽節”,每年一屆,從2011年開(kāi)始一直堅持至今(周大農院長(cháng)2006年就提出了這一設想)。這讓我當初在特色報告中提出的“讓鄧建軍精神進(jìn)入課堂、進(jìn)入專(zhuān)業(yè)教學(xué)、進(jìn)入專(zhuān)業(yè)技能競賽、進(jìn)入實(shí)驗實(shí)訓環(huán)節”基本成為了現實(shí)。

2010年,特色文化獲教育部高校校園文化建設成果三等獎,之后又獲江蘇省教學(xué)成果二等獎、首屆全國機械職業(yè)教育素質(zhì)教育教學(xué)成果一等獎以及常州市獎項。獲教育部三等獎時(shí),常州科教城管委會(huì )還專(zhuān)門(mén)發(fā)來(lái)賀信。學(xué)校還因此獲得“常州市文明建設標兵”“江蘇省文明單位”等榮譽(yù)。


六.發(fā)現余美芳家庭

2011年,從工會(huì )轉過(guò)來(lái)一篇稿件,是模具系一位叫余美芳的輔導員撰寫(xiě)的自述稿,敘述她的家庭從她公公開(kāi)始,幾十年來(lái)先后贍養了五位外姓孤寡老人。黨委書(shū)記楊興華知曉后十分重視,讓工會(huì )轉到宣傳部,讓我花點(diǎn)功夫??吹竭@樣的重大題材,我也是如獲至寶,于是改寫(xiě)成了一篇通訊《五姓之家的敬老演義》。為了讓這個(gè)復雜家庭的人物關(guān)系更加清晰,那天上午我把余美芳喊到辦公室,讓宣傳部一位老師在余美芳的指導下畫(huà)出了家庭關(guān)系圖。

文章先在校園網(wǎng)發(fā)表,接著(zhù)常州日報、江蘇工人報、新華日報以及中國青年報、光明日報等數不清的大小報紙和網(wǎng)絡(luò )媒體相繼報道,常州電視臺、江蘇廣播電視臺、中央電視臺等都制作了專(zhuān)題節目予以報道,余美芳家庭榮獲“全國最美家庭”“全國文明家庭”“全國五好文明家庭”和“全國孝老愛(ài)親最美家庭”等幾十項榮譽(yù),受到了習近平總書(shū)記接見(jiàn)。借助余美芳家庭孝老愛(ài)親事跡,學(xué)校的美譽(yù)度大大提高。

柳暗花明又一村——學(xué)校文化建設新的題材來(lái)了。


余美芳家庭前后獲得幾十項榮譽(yù)




余美芳家庭關(guān)系圖


七.“人”的一撇一捺與“雙輪聯(lián)動(dòng)”

黨委書(shū)記楊興華在興奮之余,多次跟我探討:我們的特色文化是“以鄧建軍精神為核心的學(xué)校文化”,能不能把“孝老愛(ài)親”也結合進(jìn)去——八小時(shí)以?xún)瘸珜А皭?ài)崗敬業(yè),自強不息”的鄧建軍精神;八小時(shí)以外,倡導“孝老愛(ài)親”——這剛好是“人”的一撇一捺,只有這樣,才能立德樹(shù)人。他讓我給“孝老愛(ài)親”再配上四個(gè)字,最好是跟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有關(guān)的四個(gè)字,并多次督促我:“別忘了想那四個(gè)字??!”催著(zhù)催著(zhù),兩三個(gè)月過(guò)去了,有一次我乘公交車(chē)經(jīng)過(guò)廣化橋,腦子里突然跳出一個(gè)詞語(yǔ)“明禮友善”,馬上用短信發(fā)給了楊書(shū)記,楊書(shū)記連連說(shuō)好。

“愛(ài)崗敬業(yè),自強不息”——“孝老愛(ài)親,明禮友善”,兩兩相對的確很整齊,但是如果不能闡述出二者之間的邏輯關(guān)系,這樣的結合也就缺乏內在力量,有“硬湊”的嫌疑。后來(lái)我購買(mǎi)了一本日本著(zhù)名工匠秋山利輝的《匠人精神》,方知秋山利輝在培養工匠時(shí)將“孝老愛(ài)親”和“感恩”作為必備品德,他認為:“只有經(jīng)過(guò)集體生活,才能培養替人著(zhù)想、關(guān)心他人的心,以及感恩的情感。其中,最重要的是孝心,不孝順的人不能成為一流匠人?!鼻锷嚼x的論述和實(shí)踐的成功,給了我底氣,我提出二者之間是“雙輪聯(lián)動(dòng)”的關(guān)系,并且將“孝老愛(ài)親,明禮友善”改成了“孝老愛(ài)親,感恩知責”,歸納出以下論斷:我們秉承“以特色人文教育涵養工匠精神”的理念,以受到習近平接見(jiàn)的余美芳家庭孝老愛(ài)親事跡為發(fā)軔點(diǎn),引導師生“孝老愛(ài)親,感恩知責”,樹(shù)立“利益他人、利益社會(huì )”的人生志向,放下功利心選擇進(jìn)取心,形成“工匠精神培育”和“感恩知責教育”的雙輪聯(lián)動(dòng)的學(xué)校文化育人模式,培養既有人文底蘊又具工匠精神的發(fā)展型、復合型、創(chuàng )新型技術(shù)技能人才,立德樹(shù)人。我還借助自己純文科生拙樸的手,設計出了“‘工匠精神培育’和‘感恩知責教育’雙輪聯(lián)動(dòng)的學(xué)校文化育人模式示意圖”。有個(gè)學(xué)機械的老師開(kāi)玩笑說(shuō)我那兩個(gè)輪子“聯(lián)動(dòng)不起來(lái)”,我辯解說(shuō):“示意圖示意圖,讓人知道意思就行了嘛?!蔽蚁?,如果兩個(gè)輪子真的符合了機械專(zhuān)業(yè)老師的要求,可能會(huì )影響畫(huà)面美感。時(shí)任黨委書(shū)記繆昌武第一次聽(tīng)我宣講特色文化時(shí),我來(lái)了個(gè)設問(wèn):“‘工匠精神培育’和‘感恩知責教育’二者是什么關(guān)系呢?”沒(méi)等我說(shuō)出答案,他就搶答說(shuō):“是兩個(gè)輪子的關(guān)系?!弊谂赃叺男iL(cháng)楊勁松一聽(tīng)樂(lè )了:“對對對,示意圖上就是‘雙輪聯(lián)動(dòng)’關(guān)系?!?br />

后來(lái)學(xué)校修改章程,我雖沒(méi)參加,但我注意到,2021年10月29日經(jīng)江蘇省教育廳核準的《常州工業(yè)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章程》,“愛(ài)崗敬業(yè),自強不息”以及“孝老愛(ài)親,感恩知責”等學(xué)校文化重要理念,已經(jīng)進(jìn)入了學(xué)校的“根本大法”。

學(xué)校文化新理念、新結構的推出,我一直都是很謹慎的。大約是2019年下半年,我在負責申報一個(gè)文化項目時(shí),校長(cháng)楊勁松提出“要報就按照新的報”。這“臨門(mén)一腳”,使我下定了決心,“升級版”的學(xué)校文化育人模式正式亮相。

在此期間,“余美芳感恩知責工作室”項目獲全國職業(yè)技術(shù)教育學(xué)會(huì )“奮進(jìn)新時(shí)代中華傳統美德職教行”優(yōu)秀品牌項目獎,思政部老師的《中華傳統美德之“孝”》獲江蘇高校微課比賽一等獎。



“工匠精神培育”和“感恩知責教育”雙輪聯(lián)動(dòng)的學(xué)校文化結構圖


八.讓學(xué)校文化“文本化”

讓學(xué)校文化“文本化”,就是讓學(xué)校文化的理念、建設路徑成為學(xué)校的系列文件或主要領(lǐng)導的專(zhuān)題講話(huà),讓學(xué)校文化建設過(guò)程和成果形成系列的文字,甚至可以結集出版——這一直是我的重要目標。除了學(xué)校文化建設大綱及其實(shí)施意見(jiàn)、學(xué)校文化建設“十三五”、“十四五”規劃,以及黨委書(shū)記的幾次重要的文化專(zhuān)題講話(huà)外,我一直想讓學(xué)校文化的文本更加“厚重”些。2010年,我剛到宣傳部時(shí)間還不長(cháng),設計出了“踐行建軍精神17項活動(dòng)”,其中一項就是發(fā)動(dòng)教師撰寫(xiě)“愛(ài)崗敬業(yè)故事”——此項活動(dòng)原本的設想是將教師中愛(ài)崗敬業(yè)的事跡、細節收集起來(lái),但我沒(méi)有考慮到讓教師撰寫(xiě)這樣的文字很難達到要求,加上溝通不夠,我的思路沒(méi)能讓大家真正了理解,雖然結集成9本材料,內容卻并不理想。

2016年年底我離開(kāi)宣傳部,本想徹底放下學(xué)校文化轉做其他工作,無(wú)奈當時(shí)的黨委書(shū)記稱(chēng)我是“學(xué)校文化的標簽性人物”,堅決不同意我擱筆轉行,要求我“人到哪里,就把學(xué)校文化研究會(huì )帶到哪里”。于是“鄧建軍學(xué)校文化研究會(huì )”成了我的“蝸牛殼”,跟著(zhù)我先到了高教所,接著(zhù)又回到了宣傳部,最后到了馬院。其實(shí)我的“戶(hù)口”不管到哪里,所做的工作都隸屬于宣傳部。

2017年下半年,在學(xué)校第二次黨代會(huì )上,新上任的黨委書(shū)記繆昌武代表第一屆委員會(huì )作工作報告,報告全文一萬(wàn)兩千多字,“文化”一詞共出現29次,報告中有三段文字集中論述我校特色文化。接著(zhù)他專(zhuān)程去看望了鄧建軍,并在教師節跟校長(cháng)楊勁松一起看望余美芳老師并贈送鮮花。見(jiàn)到我,多次讓我“好好做,好好宣傳”,有一次還專(zhuān)門(mén)電話(huà)我讓我趕到會(huì )議室,問(wèn)我“鄧建軍到底屬不屬于‘大國工匠’?”當我羅列出鄧建軍是“大國工匠”的諸多依據之后,他心里踏實(shí)了。與此同時(shí),校長(cháng)楊勁松一直都在催促我做一件事——優(yōu)秀畢業(yè)生成才事跡的文本化工作。

研究會(huì )是沒(méi)有太實(shí)質(zhì)性的工作的,所以我將我自己的主要工作確定為:深度采訪(fǎng)各專(zhuān)業(yè)的優(yōu)秀畢業(yè)生,以“鄧建軍的校友們”為專(zhuān)欄名稱(chēng),寫(xiě)成系列人物通訊,使文章成為“用文學(xué)的表現手法撰寫(xiě)的優(yōu)秀畢業(yè)生成才研究報告”。文章在校園網(wǎng)和學(xué)校微信公眾號發(fā)表后,反響強烈。文章短則四五千字,長(cháng)則七八千字,有些老師每篇必看,有的文章甚至連看兩遍,部分內容成了專(zhuān)業(yè)老師的課堂案例。原計劃在今年我的退休之年結集出版,在繆昌武書(shū)記和時(shí)任宣傳部部長(cháng)檀祝平的催促和支持下,提前一年出版了《鄧建軍的校友們(第一輯)·匠心花開(kāi)》。據說(shuō)中國輕工業(yè)出版社的幾位老編輯和新來(lái)的社長(cháng)、黨委書(shū)記看了書(shū)稿后,感覺(jué)非常滿(mǎn)意,問(wèn)責任編輯:“這真是高職學(xué)院的老師寫(xiě)的?”該書(shū)還被常州市全國勞模檔案展示館收藏。至此,“工匠精神培育”和“感恩知責教育”雙輪聯(lián)動(dòng)的學(xué)校文化,其文本化工作,邁出了最為堅實(shí)的一步。


時(shí)任黨委副書(shū)記張濤(左2)帶領(lǐng)本文作者(左1)采訪(fǎng)優(yōu)秀畢業(yè)生,支持作者撰寫(xiě)《鄧建軍的校友們(第一輯)·匠心花開(kāi)》



《鄧建軍的校友們(第一輯)·匠心花開(kāi)》的另一位作者李穎(右)在采訪(fǎng)



時(shí)任黨委書(shū)記繆昌武向鄧建軍贈送《鄧建軍的校友們(第一輯)·匠心花開(kāi)》



鄧建軍為新生授書(shū)《中國技工鄧建軍》和《鄧建軍的校友們(第一輯)·匠心花開(kāi)》



黨委書(shū)記席海濤(右)、校長(cháng)楊勁松(左)邀請鄧建軍回母校宣講黨的二十大精神(2022年10月28日)


九.十六年歲月的河

我們的特色文化建設,2006年至今已整整十六年。去年在建設學(xué)校文化長(cháng)廊時(shí),我把2006年以來(lái)學(xué)校文化建設的標志性事件羅列出來(lái),取名為“學(xué)校文化建設足跡”,設計師將足跡設計成一條彎彎曲曲的河。我閉著(zhù)眼睛都能說(shuō)出這河道里的每一道彎,每一株草,每一根木,每一塊石。

2021年,是我們學(xué)校文化建設的“大年”之一:《鄧建軍的校友們(第一輯)·匠心花開(kāi)》出版了,學(xué)校還花60萬(wàn),建設了學(xué)校文化長(cháng)廊和勞模工匠長(cháng)廊。

我多次從上海徐家匯中學(xué)門(mén)口經(jīng)過(guò),很欣賞他們墻上的銅質(zhì)浮雕。學(xué)校文化長(cháng)廊的第一塊豎板“‘工匠精神培育’和‘感恩知責教育’雙輪聯(lián)動(dòng)的學(xué)校文化育人模式示意圖”,就是以類(lèi)似浮雕的形式設計制作的。當學(xué)校文化長(cháng)廊和勞模工匠長(cháng)廊安裝到位時(shí),我強烈地感覺(jué)到,我文化建設使命完成了。


學(xué)校勞模工匠長(cháng)廊



學(xué)校文化長(cháng)廊


十六年來(lái),常州工業(yè)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將特色文化打造成了“有理念、有載體、有實(shí)踐、有成效、有總結、有影響力”的品牌文化。

如果梳理一下十六年來(lái)形成的文化建設載體,我想應該包括以下六個(gè)方面:(1)一會(huì )——學(xué)校文化研究會(huì );(2)兩書(shū)——長(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中國技工鄧建軍》、優(yōu)秀畢業(yè)生通訊集《鄧建軍的校友們·匠心花開(kāi)》; (3)一節——“建軍杯”專(zhuān)業(yè)技能競賽節;(4)多個(gè)學(xué)校文化實(shí)踐體驗中心——余美芳感恩知責工作室(下設學(xué)生社團“馨緣種子社”)、王德林德育工作室(下設學(xué)生社團“‘一加’愛(ài)心社”)、吳宏勝勞模工作室、韓迎輝江蘇工匠工作室、工程師訓練營(yíng)、505 教室、胡格班、楊兆群金壇刻紙大師工作室等;(5)三方面系列活動(dòng)——新生“學(xué)習鄧建軍 樹(shù)立新目標”入學(xué)教育系列活動(dòng)、教職工層面的相關(guān)活動(dòng)和學(xué)生社團第二課堂相關(guān)活動(dòng); (6)全方位立體式營(yíng)造環(huán)境氛圍——包括: 為當時(shí)年僅 37 歲的鄧建軍塑像,鋪建軍路、修建軍橋、植建軍林、建建軍班,建學(xué)校文化長(cháng)廊和勞模工匠長(cháng)廊,立匠心石、感恩石、孔子像、魯班像,修思源亭,利用各種墻面、馬路路標布置學(xué)校文化內容,建立學(xué)校文化網(wǎng)站, 系統展示學(xué)校文化。

對于學(xué)校文化建設的成果,我認為應該分成外在成果和內化成果兩種。特色文化獲得了教育部、江蘇省教育廳、常州市委宣傳部以及多個(gè)協(xié)會(huì )的多種獎項,江蘇省教育廳先后兩次發(fā)專(zhuān)題簡(jiǎn)報向全省教育系統推薦——這些應該看作文化建設的外在成果。關(guān)鍵還在于內化成果,就是看對師生、尤其是對學(xué)生的影響力,學(xué)生出現了哪些改變——這是個(gè)似乎有,有時(shí)甚至很明顯,但又難以琢磨清楚、難以量化的問(wèn)題。但可以肯定的是,持續倡導某種理念,輔之以大量有計劃、有規模的專(zhuān)題活動(dòng),學(xué)校文化的潛移默化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1962年出生的我,2002年調入任教,先后經(jīng)歷了常州輕工業(yè)學(xué)校、常州輕工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常州工業(yè)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幾個(gè)時(shí)期,今年就要退休了?;字?,因回憶往事而提筆,因感慨歲月而疾書(shū)。從教39年,最讓我有成就感的,還是2006年至今從事的學(xué)校文化建設工作。感謝學(xué)校幾任領(lǐng)導給了我足夠的時(shí)間和空間,讓我在學(xué)校文化的天地里游弋;感謝相關(guān)部門(mén)和師生十六年來(lái)開(kāi)展的400多次專(zhuān)題活動(dòng),共同成就了從一座塑像到一種文化的傳奇。值得一提的是,當時(shí)我提出構建以鄧建軍精神為核心的學(xué)校文化時(shí),毛伯民是宣傳部部長(cháng),他后來(lái)升任黨委副書(shū)記曾主管宣傳,對特色文化建設全力支持,“倪特色”這個(gè)綽號喊得最多的,就是他。

時(shí)近退休,有人跟我開(kāi)玩笑說(shuō):“你退休了,特色文化可能就沒(méi)了?!蔽艺f(shuō),時(shí)代不管如何變遷,學(xué)校不管如何更替,崇尚勞動(dòng)、崇尚勞模、崇尚勞模精神和工匠精神,永遠不會(huì )變,孝老愛(ài)親、感恩知責這些傳統文化的精髓,永遠不可能被拋棄。退休前向剛到任的黨委書(shū)記席海濤匯報工作和今后設想時(shí),可以看出席書(shū)記對已經(jīng)形成的特色文化特別珍惜,告訴我他正在調研、構思,準備組建“鄧建軍工匠學(xué)院”——顯然,這將讓我們的特色文化更上一層樓。



黨委書(shū)記席海濤在鄧建軍工匠學(xué)院揭牌儀式上講話(huà)



鄧建軍工匠學(xué)院揭牌(右1為鄧建軍,右2為校長(cháng)楊勁松)



參觀(guān)鄧建軍工匠學(xué)院實(shí)訓室(前排從右至左:校長(cháng)楊勁松、全國勞模鄧建軍、黨委書(shū)記席海濤)

好幾次遇見(jiàn)退休后已白發(fā)蒼蒼的周大農院長(cháng),偶爾提起當初為撰寫(xiě)特色報告從一座塑像開(kāi)始“編故事”的往事,周院長(cháng)說(shuō):“就這叫‘以評促建’?!?br />

我們都笑了,滿(mǎn)是欣慰。


2022年7月10日成文于陜南嵐皋大巴山中

翌年10月30日修改于上海龍華寺旁